热门标签:

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廖丹承认刻假章为妻透析犯法 评:须落实社会公平

时间:2017-11-30 09:02作者:admin 点击: 字号:T|T

两卧室以外的北京第五环是廖丹的家。从7月11日的第一次审判中,这位41岁的男子拒绝抛弃妻子的人性,而他所谓的犯罪面,矛盾共存,这使得大中小媒体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十天左右,他们穿梭,在杂乱的家中探索,但这一家人累了,从不拒绝记者不请自来,他们也似乎想从这个热闹的地方感受到一点希望。
说明:因为他的妻子在2007年患尿毒症,肾移植家里没有经济能力,想让妻子活下去,就必须保证每月8次透析维持生命,这是一个固定每月开支三千元,最后让廖丹冲上危险,越过红线的法律。
廖丹:我在街上看到一张证书,北京比较常见,你知道,我试了一下,打了个电话,他说,你可以刻,你看看。。现在,我认为做某事是不对的。毕竟,这是违法的。你怎么做的?法律不能交叉。
解说:我做错了,我违法了,在这一周,等待法律的最终判决,廖丹,面对媒体说的最多,恐怕就是这个句子了。但私下里,他不耐烦了,他希望得到缓刑,因为他知道自己做错了,但他拒绝了3到10年监禁的可能性,因为他不愿意。
廖丹:那不是办法,没钱借钱,透析,一到月底就要借钱,她在等着,我拿到了,她去医院了吗?
说明:因为他的妻子是河北湖口人,在北京不能享受医疗保险,只需几百万年,家里的积蓄,亲戚朋友的钱都借过来了,不是廖丹的手上的工作最终要靠假收费,在四年的时间里,他从医院里妻子躺在床上400次免费透析。但文件上妻子的名字就在那儿,廖丹一遍又一遍地把它递给他,知道他不能逃跑。
廖丹:星期二也是。我们去透析,去说你是谁和谁的家人,我说,是的,有人给我一个许可证看。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你不知道吗?我没有解释。我什么也没说,
旁白:总是在这里描述六个月前的情景,廖丹很平静。也许在过去的四年里,他已经想象了数百万次了。
廖丹:当时我是胸水,当时是肺结核,也是我老婆跑回来给我,我有肺结核胸水,她已经病了,不管你和谁在一起,都说这对夫妇遇到了这件事,我不知道别人怎么了,有点(梁欣)让她看不见,有一天,你说不是吗?。
解说:为了纪念他的妻子,家里的积蓄刚刚结束,他总是担心,当被问到如何做廖丹时,他的回答总是一样的,你不要,救你的命就行,然后被要求不出来,你不要问,直到廖丹被捕一周后,他从嘴里听到消息。

杜女士:我很震惊,因为我认为他做了这些事,他说他脾气不好。他这样做了,他一定不能做,毕竟,因为我和他一起生活了13多年,我想他不会做这些事情,他说他不会这样做。但他做到了,但我没有说我有他和那个,我有一个空白,我想不出会发生什么。
解读:廖丹被拘15天,妻子生病后心情最绝望两周,家人没吃,全身无力,连做透析都成了一种奢望,想要丈夫回来,她也不得不帮身边的各种证据递手。
杜女士:我想我自己,我不会去,不去透析,阿姨劝我,你看不透你的孩子怎么办?别回头,给那个,拘留几天,回来,你家里没有这个家,人家算什么,这个家还没走?
旁白:没有出路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廖丹能让很多人在这个星期搬家。文章说:我知道廖丹有罪,但当我想象自己处在廖丹的处境时,我不寒而栗。还是在这周,一位姓陈的广东企业家转到了廖丹,让他在医院弥补了17万元的亏空,满足了从轻处罚的条件。媒体也在帮助他筹集资金,希望能在未来几年内解决他妻子的透析费用。有些人甚至把最美丽的丈夫的头衔给了廖丹。一时间,公众似乎更愿意期待一个法外开恩。
廖丹:(心理负担)肯定要轻松多了,下一步就是去看法庭,怎么说我听法庭的话,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件事的,这么快就做了,我不知道我爱捐款和回报什么,啊,我真的没想到,我现在感觉好还是多了。
解释:法律是沉重的或情感的,在廖丹,公众的期望似乎使法律感到尴尬。在过去的五年里,廖丹从来没有能够支持他的妻子和挽救他的家庭,这个星期,更多的人用爱挽救了他们的生命,他们可能会面临一个破碎的生命。但在未来,对廖丹来说,最终的救赎必须来自法律。
廖丹:人家支持我一定要看我的爱这方面,你的家人确实是这样的,你说你有什么办法,后面也不喜欢我学习,没用,我还是那句话,我违法了,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。
旁白:星期五是他妻子进行透析的时间,早上稍微梳洗一番后,廖丹会带她去医院,离北京市区四条路近20公里,他们将在路上待上近两个小时。
白岩松:毫无疑问,廖丹错了,而且不是常见的错误,是违法的。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过程,并不能改变事实。《三国演义》中,诸葛亮开剪马苏成为经典段落,使古人明白,权力就是力量,即爱情与法律之间,法律即为三。古人是这样做的,更不用说今天的法治了。只要真正落实这条爱情底线和法律,建立一个公平、公正的社会规则,廖丹就不会出现更多的两难困境,妻子可以更好地照顾。



相关阅读: